The following is an excerpt. To view the full article please visit the link below.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29日在北京签署,为亚投行正式成立奠定了法律基础。对此,国际政商学界给予了高度评价。

  广泛参与

  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全球经济主任研究员多米尼克·隆巴迪29日告诉新华社记者,亚投行吸引了西方多国的参与,而不只是亚洲国家,其中一些甚至是西方七国集团的成员。“亚投行是中国从国际‘规则接受者’向‘规则制定者’转变的分水岭,向世界发出了一种强有力的、具有说服力的信号。”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副主任詹姆斯·劳伦斯说,亚投行揭示了一个事实——大部分国家支持中国在国际社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新加坡《联合早报》29日也发表文章,援引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库克的话说:“对于中国而言,这是一次巨大的外交和战略胜利。”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黄育川告诉新华社记者,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使亚投行具有较为广泛的国际代表性。

  基建共赢

  经济增长的关键在于提高生产效率的基础设施,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说,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基建需求都很大,因此澳方支持建设所需基础设施并弥补基础设施不足的倡议。

  阿联酋国务部长苏尔坦·贾比尔29日说,至关重要的亚投行协定为加快整个亚洲的经济发展铺平了道路。代表阿联酋政府签署协定的阿布扎比发展基金会主席穆罕默德·苏伟迪认为,亚投行对基建项目的支持,能弥合亚洲国家的基建差距,有助于推动各国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机会。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发表声明,欢迎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并表示世行愿意与中国以及亚投行其他成员合作推动亚投行的成功运行。他说,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和低收入国家每年面临1万亿至1.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仅靠单独一家开发机构并不能满足如此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

  取长补短

  曾任世界银行中国业务局局长的黄育川说,世行和亚洲开发银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操作流程复杂,项目设计和发放贷款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而影响基建项目投资收益的主要因素就是时间,项目设计和建设花费的时间越长,最终获得的投资回报越低。

  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则提出,亚投行的核心理念是“精干、廉洁、绿色”。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格鲁乔·马克斯认为,虽然有人认为中国缺乏领导多边国际金融机构的经验,但亚投行结合了中国的发展经验和参与的发达国家的管治经验,已经“开了个好头”,其“标准是有可能超越现有多边机构的”。

  法国达·芬奇经济管理学校客座教授茜尔维·马特里认为,亚投行的成功需要兼具金融手段和政治意愿。对此,中方有理由保持自信,国际社会更可保持信心。

* * *
Thematics
Program
The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multimedia are those of the author(s)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e views of CIGI or its Board of Directors.